EN
簡體/繁體

Kadcyla与Perjeta等HER2阳性乳腺癌用药研究进展

HER2靶向药物和化学疗法明显改良了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的预后,但研究人员仍旧在不懈努力,寻觅更好的医治方案应对癌症转移及耐药,医学博士Mothaffar F. Rimawi说。

从基因组学上来讲,原发性乳腺癌和转移性乳腺癌,突变谱就会有所不同,这就告知我们乳腺癌的医治不会是同1种方案。在挑选这些医治策略时,我们需要认识到这1点。

HER2靶向药物帕妥珠单抗Perjeta)联合曲妥珠单抗(赫赛汀)和化疗或内分泌医治是转移性乳腺癌的前线挑选,但其他佐剂也获得了进展,如ado-trastuzumab emtansine( T-DM1; Kadcyla)。

PERJETA/PERTUZUMAB/帕妥珠单抗

根据2018年圣安东尼奥乳腺癌研讨会上提出的KATHERINE实验的积极数据,显现了高风险HER2阳性初期乳腺癌患者的辅助护理标准。

开放标签III期实验显示,与曲妥珠单抗相比,T-DM1可以使侵袭性疾病复发或死亡的风险下降50%。

KADCYLA/ADO-TRESTUZUMAB EMTANSINE/曲妥珠单抗

辅助T-DM1在侵袭性无病生存(iDFS)与曲妥珠单抗相比也显示出统计学意义和临床意义上的改良。T-DM1的3年iDFS率为88.3%,曲妥珠单抗为77.0%。

HERCEPTIN/TRASTUZUMAB/赫赛汀/曲妥珠单抗

转移性HER2阳性乳腺癌的发展非常迅速。在初期阶段,来自临床实验的报告增加显示了抗HER2药物的好处,例如帕妥珠单抗和来那替尼(neratinib,Nerlynx),和最近来自KATHERINE对T-DM1的研究的结果。T-DM1在初期阶段改良了患者的预后。

KATHERINE实验是该领域的重大突破。它评估了接受新辅助化疗和抗HER2药物医治的患者; 其中约80%的人单独接受曲妥珠单抗医治,而20%的患者也服用帕妥珠单抗。

如果患者有残留疾病,他们连续接受曲妥珠单抗医治而不是T-DM1医治。该研究表明无病生存率有了很大提高。

重要的是,每一个患者需要个性化医治方法。

就目前而言,帕妥珠单抗是与曲妥珠单抗和化疗或内分泌医治相结合的前线挑选。2线医治是T-DM1。

根据APHINITY和ExteNET的结果,1些患者在初期使用这些药物。如果想在转移乳腺癌患者使用这些药物,还要足够的时间,现在我们有数据证明疗效会下降。

另外,对抗HER2阳性乳腺癌还有TKI(酪氨酸激酶抑制剂)类药物。目前,有2个正在开发中。

1种是来那替尼,已被批准作为辅助疗法使用,但还没有在转移性环境中使用。

tucatinib是另外一种有前景的TKI,耐受性很好。期望今年能够看到更多的临床有效数据。目前,Tucatinib将与卡培他滨1起用于3线医治。研究更加关注的这类药物是不是对乳腺癌中枢神经系统(CNS)转移有效。

脑转移是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之1,约有50%乳腺癌患者会在死于脑转移。因此,许多正在进行的研究将CNS转移作为1个关键终点。

第3种方法是免疫反应。免疫肿瘤学方法是1个非常有前景的领域,并且在多种癌症中非常有效。最近,在3阴性乳腺癌中,阿特朱单抗联合化疗获得了重大突破。

当ER与HER2共存时,ER阳性预会致使化疗和HER2靶向医治的反应率较低。HER2阳性乳腺癌不单单是1种疾病,可以有很多亚组进行研究,挑选精准医治。

【温馨提示】

以上药品目前尚未在中国大陆及亚太地区上市,海外客户如需要更多资讯,欢迎与致泰药业联络查询。香港致泰药业是经香港政府卫生署注册的药品批发商,专注于全球新特药品进出口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