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簡體/繁體

严重哮喘新药Tezspire(tezepelumab-ekko)问世!

阿斯利康(AstraZeneca)和安进(Amgen)宣布,Tezspire™(tezepelumab-Ekko)现在可以运往美国的批发商。Tezspire于2021年12月17日被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批准用于12岁及12岁以上患有严重哮喘的成人和儿童患者的附加维修治疗。

阿斯利康美国呼吸和免疫学高级副总裁米娜·马卡尔(Mina Makar)说:“由于严重哮喘的复杂性,许多患有哮喘的患者继续频繁恶化,住院风险增加,生活质量下降。随着Tezspire的问世,这一重要的新疗法有可能改变对广大严重哮喘患者的护理。”

Tezspire是一种用于严重哮喘的一流生物制剂,通过靶向胸腺基质淋巴生成素(TSLP)(一种上皮细胞因子)在炎症级联反应的顶部起作用。Tezspire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被批准用于严重哮喘的生物制剂,其批准的标签内没有表型(例如嗜酸性粒细胞或过敏性)或生物标志物限制。Tezspire在第二和第三阶段的临床试验中一致和显着地减少了哮喘的急性发作,包括广泛的严重哮喘患者,而不考虑关键的生物标记物,包括血嗜酸性粒细胞计数、过敏状态和少量呼出的一氧化氮(FeNO)。

在临床研究中,接受Tezspire的患者最常见的不良反应是咽炎,关节痛和背痛。

Tezspire™(tezepelumab-Ekko)

Tezspire适用于12岁及以上的严重哮喘成人和儿童患者的附加维持治疗。

Tezspire不适用于缓解急性支气管痉挛或哮喘状态。

Tezspire™(tezepelumab-Ekko)重要的安全信息

禁忌症

已知对tezepelumab-Ekko或辅料过敏。

警告及预防措施
超敏反应

超敏反应(例如皮疹和过敏性结膜炎)可能发生在给予Tezspire后。这些反应可以在给药后数小时内发生,但在某些情况下具有延迟发作(即数天)。如果发生超敏反应,根据临床指征开始适当的治疗,然后考虑个体患者的益处和风险,以确定是继续还是停止使用Tezspire治疗。

急性哮喘症状或疾病恶化

Tezspire不应用于治疗急性哮喘症状、急性恶化、急性支气管痉挛或哮喘状态。

皮质类固醇剂量骤减

使用Tezspire治疗时,不要突然停止全身或吸入皮质类固醇。皮质类固醇剂量的减少,如果适当的话,应该是渐进的,并在医生的直接监督下进行。皮质类固醇剂量的减少可能与全身戒断症状和(或)先前被全身性糖皮质激素治疗所抑制的情况有关。

寄生虫感染

目前尚不清楚Tezspire是否会影响病人对蠕虫感染的反应。在开始使用Tezspire治疗之前,先治疗有蠕虫感染的患者。如果患者在接受Tezspire时感染,并且对抗蠕虫治疗没有反应,则在感染消退之前停止使用Tezspire。

减毒活疫苗

同时使用Tezspire和减毒活疫苗的情况尚未得到评估。接受Tezspire的患者应避免使用减毒活疫苗。

不良反应

最常见的不良反应(发病率≥3%)是咽炎,关节痛,背痛。

在特定人群中的使用

目前还没有关于Tezspire在孕妇中使用的数据来评估任何与药物相关的重大出生缺陷、流产或其他不良母婴结局的风险。单克隆抗体如Tezepelumab-Ekko的胎盘转移在妊娠晚期更大;因此,妊娠晚期对胎儿的潜在影响可能更大。

重度哮喘

哮喘是一种异质性疾病,影响全球约3.39亿人。大约10%的哮喘患者患有严重哮喘。尽管使用了吸入性哮喘控制药物、目前可用的生物疗法和口服皮质类固醇(OCS),但许多严重哮喘患者仍未得到控制。由于严重哮喘的复杂性,许多患者具有不明确或多种炎症驱动因素,并且可能不符合当前生物制剂的资格或对当前生物制剂的反应不佳。

严重、不受控制的哮喘使人衰弱,患者病情频繁恶化,肺功能明显受限,生活质量下降。重度哮喘患者的死亡风险增加,与持续性哮喘患者相比,哮喘相关住院的风险是其两倍。还有一个重大的社会经济负担,这些患者约占哮喘相关成本的50%。

临床试验

除了IIb期PATHWAY试验外,PATHFINDER计划还包括两项III期试验,NAVIGATOR和SOURCE。该计划还包括额外的机制和长期安全性试验。

NAVIGATOR是一项III期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试验,对象是接受标准护理(SoC)的严重、不受控制的哮喘成人(18-80岁)和青少年(12-17岁)。SoC是用中剂量或高剂量吸入皮质类固醇加至少一种额外的控制药物治疗,伴或不伴每日OCS治疗。试验人群包括血液嗜酸性粒细胞计数高(每微升≥300个细胞)和低(每微升<300个细胞)的患者比例大致相等。该试验包括五至六周的筛查期,52周的治疗期和12周的治疗后随访期。在整个试验过程中,所有患者都接受了处方控制药物,没有改变。

主要疗效终点是52周治疗期间的年化哮喘急性发作率(AAER)。关键的次要终点包括Tezspire对肺功能、哮喘控制和健康相关生活质量的影响。

作为预定向分析的一部分,还根据基线血嗜酸性粒细胞计数、FeNO水平和血清特异性免疫球蛋白E(IgE)状态(常年性气道过敏原敏感性阳性或阴性)对52周以上的患者进行了aer评估 这些是临床医生用来告知治疗方案的炎症生物标志物,包括分析患者血液(嗜酸性粒细胞/IgE)和呼出空气(FeNO)的测试。

在NAVIGATOR试验中,Tezspire组和安慰剂组的安全性结果没有临床意义上的差异。 Tezspire最常见的不良事件报道为鼻咽炎、上呼吸道感染和头痛。

NAVIGATOR是第一个通过靶向TSLP显示严重哮喘中益处的III期试验,无论嗜酸性粒细胞如何,这些结果支持FDA于2018年9月授予Tezspire的突破性治疗指定,用于没有嗜酸性粒细胞表型的重度哮喘患者。2021年7月,Tezspire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在美国获得FDA哮喘治疗优先审查的生物制剂。

Tezspire

Tezspire™(tezepelumab)是阿斯利康(AstraZeneca)与安进(Amgen)合作开发的一类人单克隆抗体,可抑制TSLP的作用,TSLP是一种关键的上皮细胞因子,位于多重炎症级联的顶部,在过敏的起始和持续中至关重要。 与严重哮喘相关的嗜酸性和其他类型的气道炎症,包括气道高反应性。 TSLP的释放是对与哮喘加重相关的多种触发因素的反应,包括过敏原、病毒和其他空气中的颗粒。 哮喘患者气道中TSLP表达增加,并与疾病严重程度相关。 阻断TSLP可阻止免疫细胞释放促炎细胞因子,从而预防哮喘加重并改善哮喘控制。 Tezspire作用于炎症级联的顶端,有潜力帮助解决严重哮喘患者的广泛人群,无论生物标志物水平。

Tezspire还在开发其他潜在适应症,包括慢性阻塞性肺病、慢性鼻窦炎伴鼻息肉、慢性自发性荨麻疹和嗜酸性粒细胞性食管炎(EoE)。 2021年10月,tezepelumab被FDA授予用于治疗EoE的孤儿药指定。

【温馨提示】

如需要更多Tezspire™(tezepelumab)资讯,欢迎与致泰药业联络查询。香港致泰药业是经香港政府卫生署注册的药品批发商,专注于全球新特药品进出口业务。